通知公告
关于开展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评教评学...
关于进一步开展教育思想大讨论活动的通知
关于开展长春中医药大学2016年教育教学...
关于公布省高教学会2016年度高教科研立...
关于公布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
关于公布2016年度省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立...
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学教学秩序检查...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质量评价 >> 大学排名 >> 正文
如何快速提升大学排名?
2016-05-09 11:19 博士中国官方微信 高等教育研究中心

 

如何快速提升一所大学的排名?这似乎是时下所有奔“双一流”的大学都在苦苦探索的重大现实问题。大学排名,正如一位中国的大学校长所说,你可以说有问题、不合理,但也差不到哪去,也就是八九不离十。正因为大学校长们有这种共识,所以,大学排名,不仅中国的大学高度重视,国外的大学也不敢掉以轻心。其实,据老文观察,国外的大学比中国的大学更在意排名——上国外一些大学(尤其亚洲的大学)网站可知,他们大多在首页炫耀对自己有利的各种排名。而且,不可否认,大学排名,最先是国外搞的,目前搞得最多最起劲的也是国外。

办大学,贵在学习而不是创新,贵在搜索而不是探索,因为办大学不比做研究,办大学倒像办医院,拿来主义很重要,学习、吸收、推广一切先进或成功“疗法”、“方子”是根本。作者最近搜索到一个老外发明的“方子”,名曰“魔球”(Moneyball)策略,事实证明该“方子”可快速提升大学排名。   

老外讲东西与中国的大学校长们作报告不一样,他们不会先讲大道理,而会从案例入手。老外讲的案例是中东的一所新兴大学,名字很长,这里为简单计姑且叫她K大学吧。2014年底该年度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榜发布后不久,K大学突然发现自己饱受争议,处于世界舆论中心,起因是,作为一所在2011年还未上榜的新兴大学,K大学可以说是异军突起,一跃出现在世界151-200强的大学行列。特别是其数学学科,从2011年无排名到2014年突然位列世界第十。据称,一年后的2015年,K大学的数学系继续一路飙升,现在全世界只有五所大学(普林斯顿、斯坦福、哈佛、伯克利和巴黎十一)的数学系敢声称比K大学好。这对于一个连数学博士学位项目都没有的系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这种奇迹是如何创造的?根据一些著名人物(包括伯克利大学数学教授LiorPachter,《科学》杂志特约撰稿人Yudhijit Bhattacharjee,以及《自然》杂志中东编辑Mohammed Yahia)的说法,答案是出奇的简单。K大学建立了一个杰出科学家(DistinguishedScientists)或高被引研究者(Highly Cited Researcher)计划,旨在吸引一批世界领先的学者作为兼职教授加入K大学。最初,该计划吸纳了大约60名研究人员——他们都是汤森路透最有声望的高被引作者。如今,K大学的杰出科学家人数已是最初的两倍多。   

签下这些学者,意味着K大学可以名正言顺地认为或声称这些学者也是K大学的人,他们的研究成果也属于K大学。K大学每年为每位兼职教授付72000美元,外加一些额外福利,兼职教授则每年在K大学呆几周,与该大学师生合作研究。最最重要的是,兼职教授一旦签署与K大学的工作协议,在发表高被引论文时,就必须把K大学作为其正式单位之一,与其东家大学(home university)并列,挂在论文的作者所属机构清单上。   

这种做法的效果和效率是显而易见的:别的大学充其量拥有少量高被引作者,而K大学理论上可以一网打尽全世界所有高被引作者。顺便插一句:K大学这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策略,在过分强调档案、第一作者的中国大学也正在推行,先施行者已先受益。综合来看,施行这一做法,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要解放思想,二要有钱又敢于投钱。   

当然,还有一条也很关键,那就是要扛得住同行、同类和外界的眼红和中伤。K大学在大学排行榜上一鸣惊人后,连同与其签署了兼职教授合同的许多学者遭到了一些来自学术圈子的诟病,主要是被批评为玩弄系统(game system)或背叛学术,目的只为提升排名和赚快钱。有些管理者和学者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声称自己容不得学术圈的庸俗和一些人的暴利,他们高度质疑K大学及其国际教师名册的道德和合法性。K大学断然否认其“为排名而购买研究论文”。K大学的底气来自于它并没有违背学术规则或规范,然而不知啥子原因,尽管K大学的世界排名飙升了,但其声誉仍然莫衷一是,并没有随着排名飙升而飙升。   

如果把眼光扫一扫整个学术圈,则不难发现,一些管理者和学者双眼只盯着K大学和其兼职教授,显然是不公平的,也难免有类似仇官仇富心理之嫌。事实上,K大学及其兼职教授的做法毫无新意,只不过他们做得更成功。据称,全世界有无数学术机构和学者买卖研究并痴迷于指标和排名,工具主义(instrumentalism)当然不是某所大学所独有,它无处不在并很盛行。正如《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曾经报道的,当年进入汤森路透高被引名单的3215名研究者中,有702名研究人员的论文署名单位多于一个。虽然这并不是说所有这些研究人员都像K大学的杰出科学家群体一样,与多家学术机构有利益关联,但有些人肯定是,并为大学提升排名、学者提高薪酬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实践范例。   

那老外说,作为一位严肃学者,刚开始对K大学和其杰出科学家的做法可能也很难认同,但看过以棒球为主题的电影《点球成金》(影片改编自刘易斯的《魔球:逆境中致胜的智慧》)之后,你的看法可能会有所改变。大学排名本质上就像各种球类职业联赛,所以大学校长像球队总经理那样玩PK实属太正常不过。K大学的做法如果不是向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总经理比恩学的,那也是比恩“魔球”策略的翻版。其实,大学校长的智商一点不比球队管理者差,所以,同样是玩PK,后者能想到的,前者肯定更能想得到。   

奥克兰运动家棒球队是一支“下三流”球队,无论是球队经济实力还是球员大牌程度都无法与大球队相抗衡,但比恩正是带领这样一支球队以小搏大,赢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甚至达到了比肩实力雄厚的纽约扬基队的程度。比恩的法宝是什么?赛伯计量学(sabermetrics)。在比恩眼里,一切都是数字,决定比赛胜负的难道不就是一堆数字吗?所以办球队就是办数字,抓住这些问题很关键:买球员还是买胜利?球队胜利由什么数字堆砌?优秀球员由什么数字堆砌?在统计和数据分析的基础上,比恩运用最少的资金购买配置了那些具有赢球数字而又被其他球队低估的球员,将购买球员的计划成功地转变为购买“赢的场数”,奏效又高效了。   

“魔球”策略给大学的启示是,一所不起眼或新兴大学如果也像传统强队那样靠培养或引进“大牌球员”来提升自己的排名,一是魅力和财力可能不够,二是即使一切都够时间上也定然等不及,因为教育比体育更是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耗时耗力行当;大学如果把培养人才转变为制造各种排名指标,那么就可迅速提升自己的排名。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任何忽视数据或不会利用数据的大学,可以想见,都会在争创“双一流”的征途中惨遭淘汰。   

原文刊载于 博士中国官方微信 2016年5月8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