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关于开展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评教评学...
关于进一步开展教育思想大讨论活动的通知
关于开展长春中医药大学2016年教育教学...
关于公布省高教学会2016年度高教科研立...
关于公布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
关于公布2016年度省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立...
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学教学秩序检查...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学科评估评的不仅仅是学科
2016-06-06 17:06 戴勇(华东师范大学发展规划部) 高等教育研究中心

前不久,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组织启动了第四轮高校学科评估工作。从指标体系的设置来看,这轮评估相比以前进步还是比较明显的。学科评估对高校来说是大事儿,尤其是在国家推进“两个一流”建设的背景下,自然会受到各方面的关注。一些学者站在不同的角度,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有一些建议比较中肯,得到了采纳。但还有一些观点可以让我们从反面发现高校自身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第一,高校自我发展监测评估不够

有学者表示:有些指标,比如优秀毕业生、优秀在校生情况,填写起来太困难,“优秀校友的标准如何来界定,要达到怎样的层次和级别才算优秀校友?”“有些指标和上次相比变化很大,如何让高校去适应?”从根本上说,这些问题很难归咎于本轮评估。一所学校,对于优秀在校生、毕业生的标准都不清楚,还要别人提供,那么只能说明它的人才培养没有方向和目标,没有进行过自我评价;因为指标的变化就不知道数据、材料该如何去获得,只能说明学校对自己的情况就不熟悉,填表人一笔糊涂账,许多数据、材料用到时才应急去采集、整理,自然困难多多。这些现象和现代大学制度是相背离的。根据国家政策,教育管理部门将进一步转变职能,将更多权力下放给学校,同时将加强高校评估。高校一方面要切实用好这些权力,增强自我发展与自我管理能力,把自己的目标、标准制定好,另一方面要加强自我评估、自我检测、自我总结,建立学校发展数据库,摸清家底,随时接受各方面的评估、检查、询问

第二,高校学科自我管理能力不足

有媒体报道说,评估填表工作量大,最近又是学生论文答辩期,一些教授苦不堪言,强烈要求评估延期。从表面上,这是有道理的。大学教授要给本科生上课,要出席毕业生论文答辩,还要搞科研写论文,再去做填表工作,确实很让人抓狂。但问题并不在于工作量,而在于管理体制。目前许多高校正在推进管理重心下移,以前职能部门做的事情,现在慢慢转交给学科、院系去做。但是,目前学科、院系人员缺乏、经验不足、能力有限,还没有完全做好承接这些任务准备工作。正是在这个时候,评估开始了,那些对学科发展相对熟悉的教授就被挑选出来委以重任。填表要求多,又需要做大量的协调工作,所以教授们就忍不住说话了。可见,“填表劳民”主要是学科自身管理能力不足暴露出来的问题,不能迁怒于评估本身,更不能要求延期。今后,学科应该在增强自身管理能力上下足功夫,将填表工作交给正确的人去做,让教授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样类似问题下一轮评估就可以避免了。

第三,高校学者建言献策能力欠缺

每个人都有权表达对学科评估本身的理性看法。但就最近的舆论情况来看,有些观点已经超出了学科评估本身。比如将学科评估A类期刊的设置与意识形态直接挂钩。A类期刊的设置,出发点是好的,也是有深厚的支持基础。有些期刊没有列入或者不适合列入,都可以讨论增减。但是将问题上升到政治路线、意识形态斗争,就是小题大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还有学者提出,人文社科评估应当暂停,理由两个:一是贯彻中央最新精神;二是评估存在一些不科学的地方。应该说,本次评估还是和中央精神保持一致的,比如重视人才培养质量、重视高校的社会服务贡献评价,将“国家级规划教材与马工程教材”列为重要指标。另外,评估指标容量有限,不可能将所有中央精神都列为具体指标,这都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国外的评估指标问题也很多,但依旧在执行,本轮评估难道因为存在一些所谓的不足就要停止?学科评估不是儿戏。上纲上线、因噎废食,都不是理性解决问题的办法。任何改革都不完美,要看到它的进步,帮助它完善缺点,而不是揪住一点自以为的“不足”,一棍子打死。高校有责任引导学者正确、理性发声,要通过各种方式让学者们全面了解国家政策的深层逻辑、精神主旨,引导他们根据专业特长,提出相应的建设性意见建议。

总而言之,学科评估虽然是在用“有形指标”评估学科,但同时也在用“无形指标”评估高校各个层面的管理水平这对高校是一次提升自我管理能力的宝贵机会。高校应以评促建、以评促改,认真总结评估中暴露出来的管理问题,提出针对性举措,形成长效机制,避免下一轮学科评估时重蹈覆辙。

关闭窗口